下半年不悲观!大家资产姜锦铖:人少的地方也有好机会权益投资关

发布日期:2022-05-16 16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摄图网3D模型图片上新覆盖电商、医疗等,“整体上,我的判断是今年全年不一定是熊市。”大家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大家资产”)股票投资经理、价值周期组组长姜锦铖说,市场面临中期看多的宏观环境,上半年策略以防御为主,下半年不悲观。

  从今年前期情况看,价值周期类板块与整体的投资环境、市场风格匹配性较高,姜锦铖主要管理的权益类资管产品和固收+产品年内排名在行业前列。

  近日,姜锦铖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,分析了价值周期板块的上涨逻辑。他认为,各行业都会有估值合理的成长股、也会有低估值的价值股,“人少的地方”也能够孕育出优质的公司和较好的投资机会。譬如,银行行业也是一个好赛道,一样容易出牛股,不应被轻视。

  券商中国记者:今年市场波动较大,一些“固收+”变成了“固收-”,您管理的固收+产品目前表现不错,胜在什么策略?

  姜锦铖:我对固收+产品的理解,这类产品的投资者的风险偏好相对不高,追求绝对收益,因此防范风险始终是第一位的,年度内应避免投资者本金遭受损失。因此,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寻找安全可靠且具备竞争力的资产,这也是我们年初至今表现相对稳健的原因之一。

  “+”的部分我们主要投资于低估值价值周期类股票,表现最优的产品主要投资于银行股,通过标的优中选优以及仓位的控制获取绝对收益并控制回撤。

  姜锦铖:主要关注三大因素:国内经济复苏趋势,地缘政治态势,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处于高位的通胀环境。

  中美经济周期位置不同步,当前阶段美国政策以紧为主,中国以松为主,市场处于内松外紧的政策环境。国内经济今年最关注的就是经济何时能从衰退象限进入到复苏象限,需要观察宽松政策何时见效,主要参考PMI、社融等经济领先指标。我相信今年内是可以见到经济拐点的,可能这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。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短期空、中期多的环境,这决定了今年权益市场波动会加大,但大概率不会是单边下跌行情。

  整体上,我的判断是今年不一定是熊市。而且股市经过一季度调整,估值上也具备长期配置价值。所以,后市特别是下半年以后,并不悲观。

  姜锦铖:沿着上面的思路看,今年低估值顺周期的部分行业是主线之一。短期看,上半年还是以防守为主,重点关注银行、地产、建筑等,以及上游有关的资源品等低估值的价值周期板块。

  更长周期的视角看,碳中和仍将是长期主线。今年以来不少标的已经有了较大幅度的估值调整,很多优质公司重新具备配置性价比,在估值与盈利已经匹配之际介入是比较好的选择。

  券商中国记者:过去银行地产都被视作股市“三傻”成员,今年以来整体表现比较好,怎么分析上涨逻辑?

  姜锦铖:以银行为例,核心逻辑一是估值低,可做防御布局,二是业绩好,银行作为后周期行业,资产质量也在改善,比较契合今年市场环境。

  银行板块内部也有一定差异,比如,跟区域经济也有一定关系,长三角、成渝经济圈的银行,由于信贷需求旺盛,表现相对更好。

  过去银行、地产、保险被称作“三傻”,市场不太喜欢,但我认为对这些行业不能一竿子打死,因为其中也有牛股。我认为,银行行业属于优质赛道。

  首先,行业空间大、且增速快。银行业资产规模接近350万亿元,且每年规模扩张速度增速与M2、社融增长同步,达到两位数。

  其次,行业竞争壁垒高。银行业ROE普遍较高且稳定,加回拨备后可能更高,而牌照管控的模式下新设银行难度较大,外部资本难以进入该行业。在存量竞争中,一旦公司治理好、有企业家精神,就更容易突出。

  再次,行业参与者众多、分层明显。国内有超过4000家银行,包括国有大行、股份行、城商行、农商行等多元类型,各银行的公司治理、经营质量情况差异较大;除国有大行外,其他银行市占率普遍较低;在经济处于周期底部的时候,陆续会出现部分银行经营困难、规模萎缩的情况。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,如果一家银行经营管理具备优势、走差异化经营道路,同时做好后端风险管控,那中长期大概率能提升市占率、保持快于行业的盈利增长。

  总体上银行业具备“大行业、小公司、规模中高速扩张”的特征,叠加公司市占率提升,就容易形成“双击”,因此我认为银行业属于“好行业”,且容易走出具备长期阿尔法的牛股。

  过去几年银行板块之所以整体承压,主要是因为行业整体ROE下行,一直在消化上一轮扩张期带来的不良资产问题。当前阶段优质银行已经率先走出了资产质量及ROE双拐点的经营趋势,股价表现显著优于同业和大盘。我认为,长周期视角下将有越来越多的银行业绩及股价表现超出市场预期,短期来看银行股也因为极低估值具备防御属性,此类行业不应被市场忽视。

  对于价值类标的,此类企业基本面变化相对较慢、业绩确定性强,我们更加注重估值,通常该类标的有“估值底”,倾向于在市场悲观之际、估值低点买入。

  对于周期类标的,我们更加注重景气度、周期所处位置,在周期拐点、市场预期低之时买入,此时我们淡化估值,更加注重对未来价格及业绩变化趋势的判断。比如需求向好、供给受限的电解铝行业,2021年底因“能耗双控”等因素出现股价非理性下跌,而我们判断其供需偏紧、价格有望继续上行,此时即为较好的买点。

  卖点的确定,通常会有几种情况:一是标的估值超过我们认为的合理范围;二是标的基本面恶化;三是发掘出了更好的投资标的进行仓位腾挪。

  券商中国记者:险资的特性是追求绝对收益目标、长期价值投资,您在具体投资操作中是怎么体现的?

  姜锦铖:从绝对收益看,估值和成长性为绝对收益提供安全边际。我们会在估值的安全性和成长的收益性之间找寻平衡,避免一味追求低风险而陷入低估值陷阱,或一味追求高成长而忽视风险。从长期投资看,一般在投资期限选择上,长周期投资视角并非意味着长期一直持有。我们通过深入研究,测算上市公司未来数年的复合回报,在预期回报高的阶段介入,预期回报低的阶段逐步退出。正是通过这样的投资操作,践行价值投资,起到市场稳定器的作用。

  券商中国记者:市场会把价值周期板块和成长股视作不同的风格,近年成长投资和赛道投资比较“吃香”,这会对自己的投资形成挑战吗?

  姜锦铖:首先我认为股票风格并不绝对。比如,我所在的价值周期组是公司主要风格组之一,覆盖价值类和周期类行业,包括金融、地产、建筑、建材、有色、化工、钢铁、煤炭、公用事业等,这些行业既有低估值板块,也有具备成长性的成长行业。

  比如化工、有色,更多的是各产业链的上游,前期热门的新能源、半导体、军工等均可以在上述行业中映射出关联子行业,本质上属于成长板块。

  其实各行业都会有估值合理的成长股、也会有低估值的价值股,可供选择的标的很多,哪种风格类型并不是关键。

  在投资管理中,我们公司构建了“适应受托目标、适应市场特征、适应自身优势”的人机融合的方法论体系。力争在不同市场环境中,都实现三个目标,既要保证绝对收益,又要超过市场指数,还要战胜同业平均业绩。这要求我们投资要不断“适应于市场的特征”。股票市场有自身的运行特征,牛市、熊市,价值、成长等等,在这种背景下,作为年轻的投研人员,要做到不断调整自己的投资方式、拓展能力圈,以开放的心态不断适应于市场特征,避免给自己贴标签。

  (声明:本文仅报道投资经理观点,不代表投资经理投资能力及未来投资业绩,不作为买卖建议。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)

Power by DedeCms